三天“報”一次,索賄數百萬——河南省周口市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書記 朱家臣“發票腐敗”警示錄

發布時間:2020-05-07 瀏覽量:89

三天“報”一次,索賄數百萬

——河南省周口市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書記

朱家臣“發票腐敗”警示錄

 

發票,再普通不過,在常人眼中不過是買賣商品時的收付憑證。然而,對于河南省周口市委原常委、政法委書記朱家臣來說,發票卻“大有搞頭”,是他索賄斂財的“利器”。

在任周口市政法委書記7年間,朱家臣大發“發票財”——他虛開發票、購買假發票,并將其“派發”給基層單位和個人“報銷”,平均3天就“報銷”1次,累計“搜刮”400多萬元!

2015年4月23日,平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朱家臣貪污、受賄一案進行公開宣判,以受賄罪、貪污罪并罰,判處朱家臣有期徒刑18年,剝奪政治權利5年,沒收個人財產60萬元。

報銷“有癮”的政法委書記

辦案人員用“票不離手”形容朱家臣——他下基層檢查遞發票、吃飯給人塞發票、外地出差買發票,就連逛商店也不忘向人家要張空白發票。

朱家臣,1955年9月出生,河南省虞城縣人,歷任河南省洛寧縣縣委書記、洛陽市委副秘書長兼辦公室主任,周口市委常委、統戰部部長。2007年起任周口市委常委、政法委書記。2013年10月,河南省委第四巡視組在周口市進行巡視回訪期間,不斷接到舉報:“朱家臣人走到哪里,發票就報銷到哪里!”報銷發票成為其謀取非法利益的手段,對此,基層單位苦不堪言。

周口市公安系統一名基層干部說:“俺過去根本不認識他。有一年春節,俺意外地收到了他發來的短信,大致意思是鼓勵鼓勵,末尾是提醒我還有機會能進步。”“你想,他那么大的領導能給俺發個短信,能不去見他嗎?結果到他辦公室剛說上幾句話,他就遞給我幾張發票,大概有1萬多元。”

類似情景,周口市政法系統、縣區黨政機關干部,甚至銀行、高校等領域的干部,都不同程度地遇到過。基層單位收到他“派”來的發票“五花八門”:有煙票、酒票,有禮品票、書票,有買資料票、購物票……

朱家臣任周口市政法委書記期間,利用職務之便,先后索要或收受他人賄賂超過678萬元。其中,他通過“報銷”發票向他人索賄是主要形式。他先后向90多人明目張膽地索取賄賂,少則一兩萬元,多者十幾萬元;少的“報銷”一兩次,多的“報銷”五六次,涉及金額400多萬元。

朱家臣的愛人是一名退休教師,長期在北京照看孫子。據周口當地干部反映,朱家臣一般是周五去北京,下周一再回周口上班。回到周口后,第一件事就是先在當地新聞媒體上“露個臉”,讓人知道他在“工作”。從河南省紀委調查掌握的情況看,朱家臣平均3天“報”一次發票,可以說,他天天都在研究如何報發票,哪有時間想工作、干工作?

朱家臣“報銷”發票甚至到了“有癮”的地步。經調查,朱家臣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填寫發票,裝好信封,寫上數額,列上名單,誰把錢給他,他就在誰的名字后面打個“鉤”。辦案人員用“票不離手”形容朱家臣——他下基層檢查遞發票、吃飯給人塞發票、外地出差買發票,就連逛商店也不忘向人家要張空白發票。

2013年12月21日,經河南省紀委常委會研究,決定對朱家臣違紀問題立案調查。就在辦案人員依規檢查他的辦公室時,在其辦公桌上,還發現他親筆填寫的,還沒來得及報銷的幾張12月18日的假發票。

名為“報銷”實為索賄

在周口,只要有一面之交,不管熟悉不熟悉,朱家臣都敢給發票讓人家“報銷”。有時候他給縣領導、各委局領導打電話請人家吃飯,別人甚至不敢去,生怕被塞發票。

朱家臣作為周口市政法系統的主要領導,本應受到尊敬,但平頂山市檢察院公訴人員說:“我們在調查時發現,只要提起朱家臣,周口的干部沒有不搖頭的,有的私下里說他為報票,到了寡廉鮮恥的程度。”

發短信索賄是朱家臣慣用的伎倆。逢年過節,他都要通過手機短信的形式,給一些基層干部“賦詩”一首,目的就是“提醒”一下,如果對方沒反應,就再發一首詩,直到人家主動來“看”他。每逢干部調整,朱家臣就在短信里“表揚”某些當事人,有時甚至明示當事人“我可以幫你說話”。

周口政法系統一名干部說:“有一年,單位要調整干部,他給我發短信,意思是我干得不錯,讓我見見他。一見面,他就給我2萬多的發票讓幫助處理一下。我也知道他起不了多大作用,但擔心他‘成不了你事壞你事’,就自己掏腰包給他墊了出來。”

省紀委辦案人員介紹,在周口,只要有一面之交,不管熟悉不熟悉,朱家臣都敢給發票讓人家“報銷”。有時候他給縣領導、各委局領導打電話請人家吃飯,別人甚至不敢去,生怕被塞發票。有時一塊兒吃飯,他把別人叫出來隨手掏出發票遞給人家讓“處理”一下。因為事先他已經寫好了抬頭,好多次還掏錯了,把本應給張三的發票給了李四,弄得很尷尬。

朱家臣“報銷”發票的方式有三種:一是虛開多開發票,二是索要空白發票自己填,三是購買假發票。對這些假發票,有的基層單位無法按規定報銷,為此,財務人員需要自己想辦法解決。還有的干部為了避嫌,不敢用公款“報銷”,迫不得已用自己的錢給朱家臣“報銷”。

  “報銷”發票“支持不力”的單位和個人,朱家臣甚至不惜假公濟私、打擊報復。河南省紀委辦案人員介紹,有一次,朱家臣下縣檢查工作,給一名縣委書記“派”發票,結果被這名縣委書記頂了回去。從此朱家臣就給他“穿小鞋”,凡是朱家臣分管的工作評比,只要逮住機會,他就大會批小會講,年底評先把這個縣評為“落后單位”。

公款姓公,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

朱家臣報票每次索要都不超過3萬元,單票每張都不超過1萬元。他的目的很明確,就是想打個“擦邊球”,自認為數額小不違法、次數多不好查、時間長不好記、人數多不易被全部發現,想以此來規避黨紀國法制裁。

朱家臣的墮落是從自認為“小事”、“沒事”、“出不了事”開始的,他認為隨意在基層單位報銷票據不算問題。分析朱家臣“報銷”發票的行為,體現出三個特點:

首先,他提出要求“報銷”發票,主要針對與自己有上下級關系,或者是朱家臣依職權處理公務時有制約關系的單位或個人。經調查發現,他分管的政法系統幾乎所有的基層部門領導都為他“報銷”過發票。河南省紀委案件審理室主審朱家臣案件的同志講:“朱家臣要求這些單位領導為其‘報銷發票’,就是將權力與金錢進行交易。”

其次,朱家臣身份特殊、知法犯法。河南省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主辦朱家臣案件的同志說,朱家臣報票每次索要都不超過3萬元,單票每張都不超過1萬元。他的目的很明確,就是想打個“擦邊球”,自認為數額小不違法、次數多不好查、時間長不好記、人數多不易被全部發現,想以此來規避黨紀國法制裁。

第三,這些以公務為名報銷的發票,都被朱家臣用于個人花費。朱家臣在分管信訪工作期間,周口市的信訪工作連續多年在全省排名靠后。朱家臣家在北京,經常乘火車往返北京、周口,但他卻以去做信訪工作的名義宴請朋友,購置禮品,用公權換私情,公款私用。

朱家臣在懺悔書中寫道:“尤其在與書畫界和異性朋友的交往中更注重個人的形象,為此,我先后購買了許多針織品、工藝品和文化用品,并饋贈于人,贏得了許多贊揚,這樣日積月累,不少的國家錢財就揮霍掉了。”

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一名副院長說,朱家臣看似報銷發票的“小事”,其實已構成了索賄罪的要件。一是他借報票之名卻是主動地去索要;二是具有勒索性,或者是乘人之危,或者是別人有求于己的時候實施;三是具有交易性,應從重處罰。

朱家臣一次次將發票變成“鈔票”,在黨紀國法面前,一張張發票變成了為刑期埋單的鐵證。

朱家臣這種毫無顧忌通過報銷發票索賄的行為,具有典型的警示教育意義。這為一些慣于利用報票“潛規則”、將公款據為己有的人敲響了警鐘:公款姓公,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;公權為民,一絲一毫都不能私用。領導干部必須時刻清楚這一點,真正做到公私分明,嚴以修身、嚴以用權、嚴以律己。

 

如雪直播ios下载_如雪直播破解_如雪直播下载免费版下载